当前位置:主页>热点关注 >顺德家具转移工业园配套跟不上
顺德家具转移工业园配套跟不上
来源:作者:本站


家具销售商昔日加班发货的场面已很少见。



工人正在加工藤椅。缺乏实力的小企业面临淘汰。



往年9月,顺德几大家具城内人流如织,如今显得冷清许多。

NO.8家具

皇朝,名匠轩,罗浮宫。在这些名字充满想象力的场所,不摆放家具是一种缺憾。

实际上,它们都是顺德家具品牌。乐从、龙江从来就不缺家具制造商,只是,昔日厂房难租到的盛世景象如今被人走楼空所替代。这当然一方面受经济大环境所累,而产业转移的影响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家具厂的倒闭就像多米诺骨牌,产生了连锁反应。一些外来工离开佛山另谋生路。这种劳动力的“转移”,并非在“双转移”决策者所定义的范围内。

产业转移政策已在实施,“笼子”不断腾出空间,然而企业参差不齐的现状依旧维持,产业也并未因此升级。当地就有政府人士呼吁:且慢转移,家具业进行有效整合更为紧迫。

“告辞”还乡

家具厂倒闭迫使部分外来工离开佛山另寻出路,工人揾工显得容易了,招工比以前相对难了,有的家具厂门口一年四季都贴着招工广告。员工做不好可以跳槽,老板做不好只能跳楼。

李艳没有想到,佛山,这座为之奋斗了5年的城市,2008年她终将离开。

虽然换过好几个家具生产企业,但李艳未曾离开过顺德龙江,一直从事人事工作。丈夫则在老家江西萍乡开了一间汽车维修店。“他不愿出来,我又不回去,所以就这样两地分居。”两人结婚三年一直分开,但很快,这种状态要结束了。

9 月28日,三亚-上海南的北上火车短暂停留佛山火车站,李艳拖着一个大箱子,背上一个大包,登上了返乡旅程。自己工作过的家具厂最近倒闭,加之丈夫一再要 求,她终于下定决心回老家与其聚首。“可以再换其它企业,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关门,还是回去吧。”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次来佛山会是什么时候,会不会再来都是 个未知数。

倒闭的这个家具厂生产家居家具,以出口为主。“主要是做实木家具,现在很辛苦,原材料涨价太快。两三年前,一张实木餐椅成本大概 只要60块,现在至少100块,好一点的150.”虽然今年原材料涨价和人民币升值尤为明显,但李艳认为,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对企业的影响却是最大的。

由 于一直在做人事工作,李艳很了解新劳动合同法对企业主的压力有多大。对多数家具厂而言,以前,如果一家企业有上千员工,买社保的也就一两百人;几百人的厂 则可能就几人,那些小厂更是奢谈买社保了。“这需要很大一笔资金。而且,随意走人以前要扣钱,但现在有了新规,只要提前一个月告知就不能扣。其实,家具行 业的利润很多是从员工那儿扣除后得来的。”原材料的提价可以马上转嫁到产品价格上去,但管理上的支出则很难转嫁。只要家具厂有一点上规模的,现在会请专门 人士来做法务,想办法帮企业主节约对员工的开支。
上一页12 3 4 5 6 下一页